李阳:疯狂与愤怒(3)
发布日期:2021-07-15 16:06   来源:未知   阅读:

  又过了两年,既当主持人又当记者的李阳觉得这份工作远远不能满足自己事业的欲望,他选择了辞职,在广州办起了疯狂英语工作室。他的父母借来10万元,帮他买了套房子作为公司的办公室。

  张元之所以拍《疯狂英语》这部纪录片,是因为李阳的公司主动找上门来。“他们想拍部片子给疯狂英语做宣传。我记得我第一次见李阳,他刚刚洗完澡,身上不断出汗,他给我讲了自己的事,他与父母的关系、他的自卑,当时我就决定,这片子一定要拍!但后来我才发现他演讲时总在讲这些。”令张元觉得可笑的是,李阳给了他一份可供参考的影片目录,里面竟然还有《意志的胜利》,这是一部记录希特勒如何用其强大的语言能力蛊惑人心的有争议的纪录片。

  “我们学英语,是可怜外国人不会中文”;“学好英语也是爱国”;“学好英语,才能征服世界”李阳的演讲始终激荡着狭隘的爱国主义情感。Kim非常反感李阳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教英语。“日本地震之后,他在微博上说这是上帝对日本的惩罚,我的一个中国朋友的老公就是日本人,我朋友跟我说,李阳怎么能这样说。我去问李阳,李阳说,哎呀,你是外国人,你不懂,别人都喜欢我这么说。他总是用仇恨之类的极端方式教英语,我非常不能认同,为什么不能用开放、轻松的态度学呢?”但李阳结合民族情绪的鼓动式演讲在世纪之交的那几年,的确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在张元的片子里,李阳的演讲场所包括故宫、长城、卢沟桥、外滩、大酒店、迪厅、清华大学等等,除了学生,泡吧青年、进城打工者、股票交易员、警察、酒店服务员和厨师,无不表现出对英语的狂热,他们都在李阳的带动下,把手高高举起,跟着李阳放声大喊。可以说,疯狂英语的这种营销方式,正好顺应了那个年代国人高涨的爱国热情,李阳的合作伙伴彭成对本刊说:“中国加入WTO、国足闯进了世界杯、申奥成功、国家要和平崛起等等,世纪之交是中国人最需要学英语的时候。他的演讲煽动性很强,他把爱国主义结合进去,讲得每个人都热血沸腾。”

  “很多知识分子都反感他的表演,但不得不说李阳有他的预见性。”2000年,张元的《疯狂英语》在多伦多电影节首映,他向记者回忆当时的情景,“当时是满场,片子的最后李阳说,下个世纪将是全世界说中文的时代。所有的观众都哈哈大笑。北京奥运会结束之后,这部片子又在里斯本电影节的开幕式上放映,到了最后,没一个人笑了,大家都默默地起来,很紧张地走了。”

  张元说,这部片子在日本非常受欢迎,“一家电影院放映了一年”。宣传海报做得比较特别,上面印着:“李阳先生说,日本是英语说得最烂的国家。”“日本人喜欢被挑战的感觉,李阳还亲自到日本去宣传这部片子,据说他参加了很多日本节目,日本人都觉得他的说法非常可笑。”而现在,教日本人学英语已经成了李阳每场演讲必说的段子之一:“日本人请我到日本教英语,价格特别高,我牛不?”

  欧阳维建曾经是李阳最亲密的合作者,但他后来选择了离开,主要的原因是觉得自己“不是不可或缺的人,对未来的位置没有安全感”。“他太强大了,骨子里有绝对的自信能经营好自己的品牌,在他看来,www.bm3f9.cn,无论谁离开了,他都可以把公司做得很好。”1998年,疯狂英语被财大气粗的德隆公司收购。欧阳维建说:“其实我们当时都不是商人,这个事想做大,必须商业化,没有现金流,就请不到人,不能研发、出版。德隆有资金实力,要对疯狂英语进行纯商业化运作,把疯狂英语的品牌和李阳个人形象剥离开。”这让欧阳维建无法认同,他觉得:“推广疯狂英语还是要尊重教育的规律,不能单纯当一个商业化产品来卖,这是教育最忌讳的,也是对李阳个人形象的破坏,李阳应该做一个有情怀、有魅力、有思想的人。”德隆集团和欧阳维建的分歧令李阳十分为难。“他想要得到那边的资金投入,同时这边也希望留住我,很为难。有时候他觉得我挺重要,过一段时间他又忘记了。”欧阳维建说自己自尊心很强,李阳为了表现对欧阳维建的重视,曾把他的生日作为公司创业纪念日,结果过了一段时间,纪念日又改了日子。这些或大或小的事情让欧阳维建很失落,于是他当时选择了离开。

  最终李阳还是退出了德隆集团,欧阳维建帮助他重新开始。“李阳最大的特长还是做老师,他看到的是舞台、是讲台,他享受那种被学生爱戴的成就感。那时他还年轻,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渴望帮助更多的孩子,是个教育的理想主义者。”事实上,讲台之下的李阳物质要求非常低。11月7日清晨6点半,李阳和他的同事从天津蓟县出发,到达芦台,上午一场演讲和教师交流会,又从芦台开车到汉沽,下午又一场演讲和交流会,晚上吃饭却非常简单,他甚至让他的助理把中午吃剩下的炒鸡蛋拿到后厨去热一下,吃完接着去演讲。欧阳维建第一次见到创业期的李阳,十分惊讶李阳的卧室竟然是厕所,浴缸上搭一块木板,木板上只有一个枕头和一床绿毯子,睡觉的时候,身材高大的李阳侧身蜷缩,腿搁在马桶盖上。两人合作之后将公司地址选在了广州市殡仪馆旁边。“广东人很看重风水,我们不怕,这个地方房租便宜很多。我们自嘲,全国各地跑,连这点底气都没有吗?我们连死人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

  彭成把疯狂英语的经营模式叫做“千里走单骑”,“一旦个人出现问题,品牌就会出现问题”。10年过去了,李阳仍旧拉着装满音响设备和英语教材的“大篷车队”,穿梭在城市和农村“游学”式地推广疯狂英语,这其中最大的变化可能是由原来的桑塔纳和五十铃货车,变成了更为舒适、可以随时小憩的房车。李阳主要的演讲场地在中小学,大学和更高端的市场反倒越去越少。“大学生现在都不学习。”李阳保持着他的轻蔑,“我们也有很多名师,不然每年那么多地方开疯狂英语集训营,我一个人怎么教得过来?我亲自来演讲,是因为很多中学校长还是只认可我,别人来恐怕效果不好。”虽然他的公司把逐渐转向二、三线城市市场的现状解释为“开发新的市场,原有的大城市市场已经饱和”,但看着新东方等类似教育机构已经上市,李阳外表平静,心里却一直渴望改变。妹妹李宁现在担任公司总裁,这似乎让李阳看到更多“上市”的希望。李宁说,李阳对她的信任,是因为除了疯狂英语,她本人没有其他的追求,而她的前任们“都有自己的私心”。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三联生活周刊 由中国出版集团下属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主办,是一份具有良好的声誉,在主流人群中有着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新闻和文化类杂志。

  三联生活新媒体整合旗下三联生活周刊、移动客户端(三联中读APP),秉承倡导品质生活的理念,提供优质新媒体内容与服务。天津市与拼多多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加速构建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