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建筑大师梁思成!
发布日期:2021-07-18 13:28   来源:未知   阅读:

  聊起清末到民国的知识分子,似乎绕不开梁启超一家,梁氏一生纵横驰骋、龙腾虎跳的落拓与荣耀,他那三个院士儿子的道路选择,总惹得后来者欷歔感叹。而其中梁思成受关注则尤——或许这并不仅仅因为他一代建筑宗师的名望,还因为他的两段婚姻。

  1972年1月9日,梁思成去世,但我们更应该记住梁思成作为建筑大师的一生。

  1924年,梁思成和林徽因一起赴美国费城宾州大学建筑系学习,梁思成先后获得了学士及硕士学位,其后进入哈佛大学深造。

  此间,梁思成曾到欧洲漫游,当他发现国外许多建筑都受到妥善的保护,并有学者专门研究时,内心不由心潮起伏,意气难平。

  反观当时的中国——一个有着几千年古文明的泱泱大国,留下了璨若星河的古建筑遗产,但在江山代际的更迭中,在无数的战乱和劫难下,早已是满目疮痍。

  珍贵的龙门石窟、敦煌壁画,16家IC名企齐聚淘芯商城。被盗卖被抢劫,无数文物流落异邦,大批古建筑危立在风雨飘摇之中。

  更讽刺的是,当时国内学者根本无力从事研究,中国人想了解祖先的文化遗产,甚至要求援于国外的书刊及资料。

  梁思成深感这是民族的耻辱,奋然下定决心:“中国人一定要研究自己的建筑,中国人一定要写出自己的建筑史。”从他立下誓言那刻起,便将毕生的精力倾注到这项事业上。

  1928年,梁思成回国,在沈阳东北大学任教,并勇挑重担,创立了中国现代教育史上第一个建筑学系。

  九一八后东北沦陷梁思成被迫回到北平,参加中国营造学社,开始了长达八年的中国古建筑野外勘查和测绘工作,为编写《中国建筑史》收集资料。

  早在美国留学时梁思成就发现,欧洲各国对本国的古建筑已有系统的整理和研究,并写出本国的建筑史,惟独中国,我们这个东方古国却没有自己的建筑史。那时他就立志要写一本中国建筑史。

  为了收集编写中国建筑史的资料,梁思成和林徽因夫妇跑了200多个县,调查研究了2000多座古建筑和早期造像石窟。

  当时的中国民生凋敝,他们的野外调查也异常艰苦。在一篇调查日记里这样写着:“6月28日,行三公里雨骤至,避山旁小庙中。六时雨止,沟道中洪流澎湃,不克前进,乃下山宿大社村周氏宗祠内。终日奔波,仅得馒头三枚,晚间又为臭虫蚊虫所攻,不能安枕尤为痛苦”。

  1937年抗战爆发,梁思成收到日方主办的“东亚共荣协会”的请柬邀他出席会议,他坚决不与侵略者同流合污,立即带领全家长途跋涉于1938年1月到达昆明,1939年又搬到四川省南溪县的李庄乡下,营造学社的经费来源断绝,连工资也发不出。

  林徽因患了严重肺病,长年卧床不起,自己也得了脊椎软组织硬化症,行动极为不便,全家陷入了贫病交加的境地。当时美国有好几处学校和机构邀请梁思成全家去美国工作和治病,但他表示:“国难当头,绝不离开祖国”。这种情况下完成了《中国建筑史》。

  1946年梁思成创办了清华大学建筑系,从1928年在东北大学创办中国第一个建筑系到1946年创办清华大学建筑系,梁思成为中国的建筑教育事业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解放后,他担任清华大学建筑系主任一职,负责中南海改建,并组织和参与了中华人民国和国国徽及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他被尊为建筑学界的泰斗。

  投身于新中国建设的洪流中,他充满了豪情壮志:“差不多每天都在兴奋激动的心情中度过高兴愉快的一天。”

  1952年9月14日,北京,建筑学家、作家梁思成、林徽因夫妇在清华园家中会见英国建筑师斯金纳。

  梁思成夫妇对北京城有着深深的爱,梁思成曾说过,城市是一门科学,它像人体一样有经络、脉搏、肌理,如果你不科学地对待它,它会生病的。

  但他的宏伟蓝图还未充分铺展开,一场方兴未艾的运动便开始了。1953年5月,北京市酝酿拆除牌楼,对古建筑的大规模拆除亦呈“星火燎原”之势。

  梁思成因提倡以传统形式保护北京古城而多次遭到批判。为了挽救四朝古都仅存的完整牌楼街不因政治因素毁于一旦,梁思成与时任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眼看着北京的古城楼被拆,古城墙倒下,www.askmvm.com痛心疾首却无能为力。曾经竭力想保留其历史原貌特征的梁思成,注定要成为人们不断提及不断感叹的人物。

  五十年代在听说河北宝坻建于辽代的三大士殿要被拆除,梁思成立刻向河北省政府反映,希望无论如何把这座辽代的古建筑保存下来。有人反对说:辽代的建筑又怎么样,反正是个没用的破庙,不如把这些辽代的木头拿去造桥,还能为人民服务。

  后来梁思成在不被人理解时,常感叹地说:“我也是辽代的一块木头啊”。中,梁思成被当作“复古”典型批判并抄家,所收藏的全部图书资料被没收。

  梁思成曾说”中国不缺值得尊敬的匠人,中国不缺文明的见证,只是后人不惜,全部推倒。一生致力于保护古建筑的他,没有保住北京城,也没有守好他的中国建筑。人物,在历史面前都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终于1972年1月9日,这位曾与陈寅恪、翁文灏一起被誉为“三国宝”的建筑学大师,被日本人敬为大恩人的梁先生,在长期的政治围困和病痛折磨后,与世长辞。京城的古韵魂魄也随他而去了。

  当年与夫君一起致力于古建筑研究和保护的林徽因,曾经指着吴晗的鼻子痛斥:“你们真把古董给拆了,将来要后悔的!即使再把它恢复起来,充其量也只是假古董!”

  今天的北京正在为这句话做注解。而更为可悲的是2012年年本应该被保护的“梁林故居”也被被拆除。

  1931年至1937年期间,梁思成、林徽因夫妇租住北总布胡同3号院。这一时期是两人对中国建筑史及文物保护作出重要贡献的时期。他们从这里出发,完成了对中国古代建筑群落的大部分考察。

  北总布胡同3号院,也是有名的“太太的客厅”的所在地。这座“太太的客厅”正像有人说的:“更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孕育出了无数思想、作品和人才。

  名人故居不是一个普通的宅子,那是文物。梁林故居不是说里面住过梁思成和林徽因才不能拆,而是因为他们曾在那里做出过不朽贡献。《城记》作者王军说:“鉴于梁思成对北京的巨大贡献,哪怕是保留下一片倒座房,门口挂上一个名人故居的牌子,也算是表明了我们对他的敬意呀。”